我的女孩-1.我的初吻給了妳

  我是繁體文!!!!!!!!!!!!!!
  私立Y高中。
  四月的天空灰灰濛濛,雲霧攏罩綿延至天邊,地板上還留著昨夜一攤雨水,放學後的學校空蕩蕩,偶爾傳來學生打鬧的聲音。
  二樓的走廊上,女孩緊咬著下唇,小臉蒼白的近乎透明,大眼直直瞧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男孩。
  〝樂多,我們分手吧。〞男孩冷淡地說出這句思考一整夜的話。
  〝為什麼……?〞楊樂多顫抖著雙唇,勉強擠出話語,胸口溢滿著慌張,淚花已經在眼眶中打轉。
  她想知道為什麼,她哪邊做的不夠好她可以改,她可以為了他去做任何事,只要他別提要分手。
  這是她的初戀。
  〝沒有為什麼,就是分手,我不喜歡妳了。〞
  〝你騙人!我不要!〞
  淚水已經滑落臉龐,模糊了視線,她激動地槌打著他的胸膛,想要留住他的愛戀,而他不耐煩地望著她,推開她的雙手,轉身往後頭走
  小手不屈饒地纏上他的手臂,想要留住他的人,卻依舊被他給用力掙開,接著,她被絆倒,雙手扯著他的腳,抓不住要走的他,徒留一只皮鞋給她。
  坐在地板上,楊樂多痛哭起來,腦海中是男孩一句又一句的承諾,可他卻騙了她,喜歡成了過去式。
  討厭!討厭!
  女孩哭得氣得隨手抓起那只皮鞋往樓下扔去,哪知竟然如此剛好砸到一樓經過的其他學生。
  啪!
  高大的男孩被男生皮鞋砸中俊臉,引來同行的三個男孩大笑起來,讓他極度不爽,原本要往學校大門口而去的雙腿一轉,走上樓梯,決定去找對方算帳。
  〝你妹的!〞他邊走邊罵,單手持著棒球棍,搭在肩膀上,一副就是要幹架的模樣。
  來到二樓,只見長長的走廊上,一個嬌小的人影背對著他坐在地板上,男孩向前,用著手中的棒球棍戳了戳對方的肩膀。
  楊樂多以為是他回來了,想也不想地猛然站起身,飛撲至他懷中,雙手緊纏著男孩的頸項,粉唇貼上他的嘴唇,用力地吻著。
  男孩沒料到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等被強吻後,才開始掙扎想要將她給隔開,卻怎知她的力氣竟不小,如八爪章魚纏著。
  後頭跟來的三個男孩,原本殺氣騰騰,在望見這幕時,錯愕地煞住腳步,差點滑倒,接著喧嘩起來。
  〝啊哈哈哈!老大被女生硬上!〞
  〝仲曜……噗!唉呦,哪個女的這麼有種!?〞
  耳邊傳來的大聲啷嚷,拉回楊樂多的崩潰情緒,感覺似乎不對勁,於是她睜開眼,焦距對著放大的俊臉,愣住地眨眨眼。
  這時才發現自己親錯人了!
  連忙尷尬地鬆開小手,後退一步,她的嗓子帶著重重的鼻音,〝對不起……我以為你是我男朋友……〞
  語畢,楊樂多匆忙地越過他,奔下樓,留下呆愣的賀仲曜。
  三個男孩圍上去,開始調侃賀仲曜一番,雖然他長得俊帥,可是那副混混的模樣老是讓同年齡的女孩們不敢靠近,因此女朋友到現在都沒個著落。
  而他最常常吸引的是稍長年紀的姐姐們跟他搭訕,這讓他很困擾,他喜歡的是清純像鄰家女孩的那種型,而不是那豪放開黃腔的女人。
  垂眸,恰巧望見地上一抹亮光,他蹲下身,將物品給拾起,是一只鑲著細小水鑽心型的夾子,很簡單的樣式。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二年甲班。
  〝楊樂多同學,外找。〞
  聞言,女孩停止與鄰坐同學的談話,轉過頭見叫喊的同學一臉怪異的表情,她不禁臉色顯露著困惑,起身走出教室。
  男孩痞痞地將背部靠貼在牆面,一條長腿弓起,制服沒扣實,露出小片精壯的胸膛,下擺也沒規矩地扎好,黑色領帶鬆鬆地掛在胸前,腳踩帆布鞋,而且,他的左耳還帶著黑礦耳環,雖然俊帥得可以,但表明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呃……她沒印象自己跟這種人有任何交集過…..
  〝喂,養樂多。〞他迎面走來,同時仔細看清楚了女孩,齊眉劉海,直順的黑髮,一雙圓潤的大眼帶著無辜,小嘴粉桃得像花瓣漂亮。
  就是她!
  〝…同學……我認識你嗎?〞楊樂多微微昂頭,二人間隔了點距離,這樣目測他有一百八十公分,好高呢,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幹嘛直接叫她的綽號?
  〝我叫賀仲曜,妳現在認識我了!〞他挑眉微笑。
  囧……有人這樣直接帶入的嗎?
  賀仲曜?唔……這名字直接讓她將「重要」二個詞給聯想在一塊,看來他爸媽幫他取名時,是很看重他的吧,就像她爸媽希望她擁有很多快樂,所以叫樂多。
  嗯…賀仲曜…好像在哪聽過?是二年戊班的那個搗蛋鬼嗎?上課時總是把老師給氣得半死,有時翹課去操場打棒球,可又跟教官混得很熟的那個人?
  完全摸不著頭緒怎麼這人跑來跟自己結識,楊樂多微微皺起眉頭,問〝有什麼事嗎?〞
  賀仲曜直接在往前跨一步,臉頰透著可疑的淺粉,回答〝養樂多,做我的女朋友!〞,接著低頭啄吻下她的頰畔,再拿出水鑽髮夾別上她的秀髮。
  二人見面時,早就引起甲班同學及路過學生的注意,此時,男孩的驚人舉動可是讓一群人圍觀。
  水眸瞪大,她抬手搓揉著被吻過的肌膚,丟下一句〝神經病!〞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最近,二年級之間的茶餘飯後話題是戊班賀仲曜猛追甲班楊樂多,他的一百零一招就是天天在走廊等著她下課。
  隱忍多日的女孩終於受不了同學老把她跟那不熟的男孩名字給扯在一塊,說他別上的髮夾是給她的定情物。
  冤枉!誤會!
  但沒有人願意聽進她的解釋,只當她是少女矜持的表現。
  〝賀仲曜同學!請離我遠一點!〞楊樂多踏出教室門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保持距離。
  卻沒想到男孩竟然愉悅地勾起唇角,〝養樂多,妳終於肯跟我說話了。〞,他還以為她會持續當他是個隱形人,不存在。
  靠……這人有沒有病啊啊啊!?
  拿自己的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這種狀況一般人不是早就生氣了嗎?為什麼他一點都不介意,還可以笑的這麼開心?
  無奈地翻個白眼,她有氣無力地說〝很重要同學,請問你到底看上我哪點?〞
  沒想到問題一丟出,平時一副屌兒啷噹的男孩顯露微微的尷尬,耳根染上淺粉,她望著,不知道自己戳中他哪個點,讓他能露出「羞澀」的神情。
  學生們又悄悄地圍觀,想要知道更多八卦。
  〝嗯…妳很可愛,還有…我的初吻是給妳的。〞
  他丟出爆炸性的話語,一聽就馬上讓人聯想是二人角色對換。
  〝嘶…….養樂多強上賀仲曜??〞同學們倒抽一口氣,竊竊私語起來。
  女孩愣住,氣得跺腳,直接反應嬌喝著〝很重要!你別亂說!誰親你啊!〞
  等…等…...該不會…是那天…!!她只記得那雙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她,其他一概沒有印象。
  〝妳那天撲上來的……啊…還…吻…得…很…用…力…〞男孩抬眸見她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瞪著他,讓他越說越窘困,可還是堅持說完話。
  天啊──真的是那個路人甲!
  小手衝動地扣住他的手腕,楊樂多小臉暴紅,將他拉著離開現場,管不了身後同學們的叫聲及笑聲。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出了校門口,女孩帶著男孩來到飲料店,問了男孩想喝什麼。
  〝怎麼突然請我喝飲料?〞賀仲曜直覺大有問題,好幾天都沒跟他說過一句話,現在突然要請他喝飲料,有鬼。
  〝唔,當做給你初吻的賠償,喝完我們之間就沒任何關係了。〞楊樂多承認不分清紅皂白強吻他是她不對,不過他是男生,又長得帥,鐵定不缺女生喜歡,雖然是初吻,但沒比女生吃虧,不是嗎?
  你妹的!這是把他當做啥?
  〝養樂多,我的初吻就只值幾十塊錢?〞他眼角微抽,靠咧,去做牛郎也沒領這麼少錢好不好!
  他是很認真的要追求她耶,而且也確定她是他要的女孩,也認定她是他夢想的女孩,她怎麼如此無感?
  對了,難道……她還在意那個初戀男友?!
  好吧,人對最初的那個人總是有股特別的依戀,他能理解,所以他也不怕死的要追她,不管要花多少時間。
  楊樂多抿抿粉唇,討好地微笑,回答〝嗯…我沒辦法請你吃高級餐館,我的程度只能買這裡最貴的飲料。〞
  她的家境平凡,沒有太多零用錢可花,要買一杯飲料請他,她也是很心疼荷包,想她平常要喝一杯珍珠奶茶都捨不得了。
  一把將女孩給拉到旁邊的圍牆前,賀仲曜用雙臂困住她,認真地直視著她水汪汪的大眼,道〝我不要妳的飲料,我要妳欠我一輩子。〞
  心跳因他的話而猛地漏了一拍,她死死咬著下唇,垂下眼眸,不敢直視他。
  曾經,愛情是如此絢爛,如此靠近,如此緊握。
  如今,愛情是如倒吊的玫瑰花,已被無情地被風乾。
  沒得到女孩的回應,男孩也不惱。
  〝我知道妳還喜歡著他,但我不會放棄的,就欠我一輩子吧!〞賀仲曜溫柔地揚笑,撥開一縷擱在她粉頰上的髮絲。
  怔怔地望著那雙好看的黑眸,楊樂多迷惑了。
  他……是說笑的吧?!
  我是簡體文!!!!!!!!!!!!!!
  私立Y高中。
  四月的天空灰灰蒙蒙,云雾拢罩绵延至天边,地板上还留着昨夜一摊雨水,放学后的学校空荡荡,偶尔传来学生打闹的声音。
  二楼的走廊上,女孩紧咬着下唇,小脸苍白的近乎透明,大眼直直瞧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孩。
  〝乐多,我们分手吧。〞男孩冷淡地说出这句思考一整夜的话。
  〝为什么……?〞杨乐多颤抖着双唇,勉强挤出话语,胸口溢满着慌张,泪花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她想知道为什么,她哪边做的不够好她可以改,她可以为了他去做任何事,只要他别提要分手。
  这是她的初恋。
  〝没有为什么,就是分手,我不喜欢妳了。〞
  〝你骗人!我不要!〞
  泪水已经滑落脸庞,模糊了视线,她激动地槌打着他的胸膛,想要留住他的爱恋,而他不耐烦地望着她,推开她的双手,转身往后头走
  小手不屈饶地缠上他的手臂,想要留住他的人,却依旧被他给用力挣开,接着,她被绊倒,双手扯着他的脚,抓不住要走的他,徒留一只皮鞋给她。
  坐在地板上,杨乐多痛哭起来,脑海中是男孩一句又一句的承诺,可他却骗了她,喜欢成了过去式。
  讨厌!讨厌!
  女孩哭得气得随手抓起那只皮鞋往楼下扔去,哪知竟然如此刚好砸到一楼经过的其他学生。
  啪!
  高大的男孩被男生皮鞋砸中俊脸,引来同行的三个男孩大笑起来,让他极度不爽,原本要往学校大门口而去的双腿一转,走上楼梯,决定去找对方算账。
  〝你妹的!〞他边走边骂,单手持着棒球棍,搭在肩膀上,一副就是要干架的模样。
  来到二楼,只见长长的走廊上,一个娇小的人影背对着他坐在地板上,男孩向前,用着手中的棒球棍戳了戳对方的肩膀。
  杨乐多以为是他回来了,想也不想地猛然站起身,飞扑至他怀中,双手紧缠着男孩的颈项,粉唇贴上他的嘴唇,用力地吻着。
  男孩没料到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等被强吻后,才开始挣扎想要将她给隔开,却怎知她的力气竟不小,如八爪章鱼缠着。
  后头跟来的三个男孩,原本杀气腾腾,在望见这幕时,错愕地煞住脚步,差点滑倒,接着喧哗起来。
  〝啊哈哈哈!老大被女生硬上!〞
  〝仲曜……噗!唉呦,哪个女的这么有种!?〞
  耳边传来的大声啷嚷,拉回杨乐多的崩溃情绪,感觉似乎不对劲,于是她睁开眼,焦距对着放大的俊脸,愣住地眨眨眼。
  这时才发现自己亲错人了!
  连忙尴尬地松开小手,后退一步,她的嗓子带着重重的鼻音,〝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男朋友……〞
  语毕,杨乐多匆忙地越过他,奔下楼,留下呆愣的贺仲曜。
  三个男孩围上去,开始调侃贺仲曜一番,虽然他长得俊帅,可是那副混混的模样老是让同年龄的女孩们不敢靠近,因此女朋友到现在都没个着落。
  而他最常常吸引的是稍长年纪的姐姐们跟他搭讪,这让他很困扰,他喜欢的是清纯像邻家女孩的那种型,而不是那豪放开黄腔的女人。
  垂眸,恰巧望见地上一抹亮光,他蹲下身,将物品给拾起,是一只镶着细小水钻心型的夹子,很简单的样式。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二年甲班。
  〝杨乐多同学,外找。〞
  闻言,女孩停止与邻坐同学的谈话,转过头见叫喊的同学一脸怪异的表情,她不禁脸色显露着困惑,起身走出教室。
  男孩痞痞地将背部靠贴在墙面,一条长腿弓起,制服没扣实,露出小片精壮的胸膛,下摆也没规矩地扎好,黑色领带松松地挂在胸前,脚踩帆布鞋,而且,他的左耳还带着黑矿耳环,虽然俊帅得可以,但表明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呃……她没印象自己跟这种人有任何交集过…..
  〝喂,养乐多。〞他迎面走来,同时仔细看清楚了女孩,齐眉刘海,直顺的黑发,一双圆润的大眼带着无辜,小嘴粉桃得像花瓣漂亮。
  就是她!
  〝…同学……我认识你吗?〞杨乐多微微昂头,二人间隔了点距离,这样目测他有一百八十公分,好高呢,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干嘛直接叫她的绰号?
  〝我叫贺仲曜,妳现在认识我了!〞他挑眉微笑。
  囧……有人这样直接带入的吗?
  贺仲曜?唔……这名字直接让她将「重要」二个词给联想在一块,看来他爸妈帮他取名时,是很看重他的吧,就像她爸妈希望她拥有很多快乐,所以叫乐多。
  嗯…贺仲曜…好像在哪听过?是二年戊班的那个捣蛋鬼吗?上课时总是把老师给气得半死,有时逃学去操场打棒球,可又跟教官混得很熟的那个人?
  完全摸不着头绪怎么这人跑来跟自己结识,杨乐多微微皱起眉头,问〝有什么事吗?〞
  贺仲曜直接在往前跨一步,脸颊透着可疑的浅粉,回答〝养乐多,做我的女朋友!〞,接着低头啄吻下她的颊畔,再拿出水钻发夹别上她的秀发。
  二人见面时,早就引起甲班同学及路过学生的注意,此时,男孩的惊人举动可是让一群人围观。
  水眸瞪大,她抬手搓揉着被吻过的肌肤,丢下一句〝神经病!〞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最近,二年级之间的茶余饭后话题是戊班贺仲曜猛追甲班杨乐多,他的一百零一招就是天天在走廊等着她下课。
  隐忍多日的女孩终于受不了同学老把她跟那不熟的男孩名字给扯在一块,说他别上的发夹是给她的定情物。
  冤枉!误会!
  但没有人愿意听进她的解释,只当她是少女矜持的表现。
  〝贺仲曜同学!请离我远一点!〞杨乐多踏出教室门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保持距离。
  却没想到男孩竟然愉悦地勾起唇角,〝养乐多,妳终于肯跟我说话了。〞,他还以为她会持续当他是个隐形人,不存在。
  靠……这人有没有病啊啊啊!?
  拿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这种状况一般人不是早就生气了吗?为什么他一点都不介意,还可以笑的这么开心?
  无奈地翻个白眼,她有气无力地说〝很重要同学,请问你到底看上我哪点?〞
  没想到问题一丢出,平时一副屌儿啷当的男孩显露微微的尴尬,耳根染上浅粉,她望着,不知道自己戳中他哪个点,让他能露出「羞涩」的神情。
  学生们又悄悄地围观,想要知道更多八卦。
  〝嗯…妳很可爱,还有…我的初吻是给妳的。〞
  他丢出爆炸性的话语,一听就马上让人联想是二人角色对换。
  〝嘶…….养乐多强上贺仲曜??〞同学们倒抽一口气,窃窃私语起来。
  女孩愣住,气得跺脚,直接反应娇喝着〝很重要!你别乱说!谁亲你啊!〞
  等…等…...该不会…是那天…!!她只记得那双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其他一概没有印象。
  〝妳那天扑上来的……啊…还…吻…得…很…用…力…〞男孩抬眸见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他,让他越说越窘困,可还是坚持说完话。
  天啊──真的是那个路人甲!
  小手冲动地扣住他的手腕,杨乐多小脸暴红,将他拉着离开现场,管不了身后同学们的叫声及笑声。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出了校门口,女孩带着男孩来到饮料店,问了男孩想喝什么。
  〝怎么突然请我喝饮料?〞贺仲曜直觉大有问题,好几天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现在突然要请他喝饮料,有鬼。
  〝唔,当做给你初吻的赔偿,喝完我们之间就没任何关系了。〞杨乐多承认不分清红皂白强吻他是她不对,不过他是男生,又长得帅,铁定不缺女生喜欢,虽然是初吻,但没比女生吃亏,不是吗?
  你妹的!这是把他当做啥?
  〝养乐多,我的初吻就只值几十块钱?〞他眼角微抽,靠咧,去做牛郎也没领这么少钱好不好!
  他是很认真的要追求她耶,而且也确定她是他要的女孩,也认定她是他梦想的女孩,她怎么如此无感?
  对了,难道……她还在意那个初恋男友?!
  好吧,人对最初的那个人总是有股特别的依恋,他能理解,所以他也不怕死的要追她,不管要花多少时间。
  杨乐多抿抿粉唇,讨好地微笑,回答〝嗯…我没办法请你吃高级餐馆,我的程度只能买这里最贵的饮料。〞
  她的家境平凡,没有太多零用钱可花,要买一杯饮料请他,她也是很心疼荷包,想她平常要喝一杯珍珠奶茶都舍不得了。
  一把将女孩给拉到旁边的围墙前,贺仲曜用双臂困住她,认真地直视着她水汪汪的大眼,道〝我不要妳的饮料,我要妳欠我一辈子。〞
  心跳因他的话而猛地漏了一拍,她死死咬着下唇,垂下眼眸,不敢直视他。
  曾经,爱情是如此绚烂,如此靠近,如此紧握。
  如今,爱情是如倒吊的玫瑰花,已被无情地被风干。
  没得到女孩的响应,男孩也不恼。
  〝我知道妳还喜欢着他,但我不会放弃的,就欠我一辈子吧!〞贺仲曜温柔地扬笑,拨开一缕搁在她粉颊上的发丝。
  怔怔地望着那双好看的黑眸,杨乐多迷惑了。
  他……是说笑的吧?!
  作家的話:
  這對小情侶很萌唄~~~
  養樂多+很重要XDDDDD
  男孩很溫柔啊~~雖然現在是混混一個X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