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孩-5.我喜歡你

  我是繁體文!!!!!!!!!!!!!!!!
  八月二日。
  這天街道上的空氣充斥著淡淡的浪漫氣息,花店門口擺著大把大把的花束,招牌寫著為你打造七夕情人節美麗花束的廣告詞。
  而在KTV大門口,聚著一群少男少女,基本上是二年甲班班長發起的活動,但可以攜伴,因為情人節嘛,至於單身的也不用太難過,跟同學一起過節也是好,有人陪,因此有的是其他班級的人來參加。
  賀仲曜跟甲班班長交情好,當然受邀出席,他裡頭穿著白色T桖,外頭套了件牛仔夾克,下半身穿著牛仔褲,頸子帶著一條銀色牌鍊,看起來帥氣有型。
  從不遠處步行到KTV時,他早就見到那個喜歡的女孩在一群女孩中顯得特別不同,不像其他人穿著細肩帶短熱褲,她跟他一樣穿著白色T桖,搭配牛仔吊帶褲,露出大半截長腿,套著帆布鞋,看起來清新有活力,加上翹麗的馬尾,像朵粉白小花般可愛。
  大夥們一見到賀仲曜出現,馬上出言揶揄起緋聞中的男女主角。
  〝吼吼!情侶裝!!曬恩愛!〞
  〝你們說好了對不對?!好奸詐啊!〞
  〝你們在一起了?什麼時候啊?哇哇~今天要慶祝一番!〞
  楊樂多尷尬地瞧著男孩,她不知道怎麼會這麼剛好二個人都穿白色T桖,且都配上牛仔材質的布料,難道這一段時間下來,他們心有靈犀一點通?
  瞧見她困窘得不知道該說什麼,賀仲曜馬上出聲圓場〝我有探養樂多的口風啦,所以耍心機跟她穿得一樣,看今天能不能把她追到手,請大家別嚇跑她啊!〞,語畢,還朝她眨眨眼,然後勾著班代的肩膀往店內走去。
  一群人就這麼跟在主辦者後頭,進入大型包廂,然後開始瘋狂地吃吃喝喝,狂點歌曲。
  這時,男孩悄悄地擠到女孩身旁,笑嘻嘻地看著她略略害羞的小臉,道〝我們很有默契喔!〞
  〝啊,誰跟你有默契?只是剛好而已。〞楊樂多笑著,大眼睞了他一下,叉起一塊炸雞塊,正想張嘴,下一秒就被他一口咬進口中,讓她瞪大雙眼,〝啊!你!〞
  〝唔…我沒吃中餐……肚子餓嘛……〞他邊嚼著,邊回答她,神情可憐兮兮的,像是不給吃就是虐待小動物的樣子。
  見他這般,她輕輕噘著粉唇,又叉了一塊炸雞塊餵到他嘴中,道〝不吃正餐容易胃不好,以後別這樣……如果沒得吃,就來我家,我媽不介意請你一頓飯的。〞
  她知道他爸媽是上班族,所以放寒暑假時都放他一個人在家,給他零用錢吃飯,但有時他懶得出門,家裡冰箱有啥就吃,如果沒有,他就餓肚子,這種狀況好似家常便飯一樣。
  明白她擔心自己的身體健康,他心中感動著,回答〝嗯,那…….我有沒有機會吃到妳煮的飯啊?〞
  〝給你一點好處,你就拿翹了啊?〞女孩抬手戳了戳他的臉頰,沒有回應到底他能不能吃到她煮的飯,因為其實她也不太會煮飯,煮個泡麵,煎個荷包蛋可以,但她沒像媽媽那麼厲害,可以煮四菜一湯。
  〝當然!〞賀仲曜的俊臉上寫著理所當然的情緒。
  〝喂喂!很重要,你的歌來了啦!〞甲班班長對著正在把妹的好友吆喝一聲,接著將麥克風拋過去給他。
  準確地接下麥克風,男孩低聲對著女孩道〝看我耍帥嘿!記得要尖叫!〞,不意外看見她拋給他一個受不瞭的眼神,然後他聳聳肩,站上舞台,演唱起林俊傑「真材實料的我」,還模仿著MV的舞蹈動作,引起同學們大聲喧囂著。
  那帥氣,那自信,那燦笑,讓他看起來有如偶像明星般耀眼。
  正當歌曲接近尾聲時,楊樂多口袋中的手機震動起來,她掏出來一看,是林煒明,她的前男友……
  心跳漏了一拍,她連忙接起來,並且站起身,走出包廂外。
  〝嗨,小多多,可以講電話嗎?〞
  〝嗯……可以。〞她緊張得連呼吸都不敢大力,小多多,那是他對她的暱稱。
  〝我知道妳在KTV,幾號包廂?〞林煒明進入店家,邊走著尋找甲班包廂的地點。
  〝呃……XXX號。〞
  〝喔~我看到妳了。〞他一轉過轉角,便見到站在走廊盡頭的女孩,於是闔上手機,快步地走過去。
  抬起大眼,望著初戀情人離自己越來越近,最後定住在自己面前,楊樂多的視線變得有點模糊,有股酸澀感衝上心頭。
  一見到她紅了眼眶,林煒明不假思索地抬手將她眼角的淚珠給抹去,語帶抱歉地說〝小多多……那時是我不好,沒想清楚,而這三個月來我想很多,才發現妳的好,所以,我回來了。〞
  他說著,將手中的高級巧克力捧到她面前,〝小多多,收下它,好嗎?別拒絕我。〞
  垂眸看著那個精緻的盒子,那是他曾經答應過她,在今天的七夕情人節會專程去買來送給她的禮物,再抬眼看他,他斯文的面容寫著懇求,那物品朝自己的方向遞得更近。
  腦中帶著些迷茫,但心中卻仍有那麼點渴望。
  這是她的初戀情人啊!誰不都想保有最初的美好?她也想擁有這份美好,而且…而且…面對他的誠懇,她說不出拒絕的話語。
  鬼使神差間,她的手已經接下那只高貴的紙盒,煞那間,她見到他漾開了笑容,餘光卻瞥見不知何時站在那處的賀仲曜,靜靜地看著他們。
  林煒明察覺到女孩的表情一僵,他轉眸就見那個傳聞中追著她跑的男孩,可他沒在擔心,因為他在校成績可是一等一的好,而且會拉小提琴,跟他比,賀仲曜可以說是什麼都不懂的大老粗,頂多籃球打得比他好而已。
  眼中閃過精明,他假裝沒見到賀仲曜,募地低下頭吻上楊樂多的粉唇,並將她給摟進自己的懷中,然後才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轉頭,發出一聲〝咦?〞
  〝抱歉…打擾到妳們,我打電話。〞賀仲曜禮貌地笑了笑,轉身,低頭拿起手機,往走廊另方走去。
  她想出聲叫住他,卻被林煒明輕柔地扳過小臉,她聽見眼前曾拋棄她的男孩說〝小多多,我很高興妳重新接受我,我會更加珍惜妳的。〞
  當初會跟她分手,是因為她不願意為他獻出自己,他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輕易地被另個妖嬈的女孩給吸引,才會想跟她分手,然而分手後,他才看見她的溫柔,她的體貼,跟那個任性的女孩相比,她實在乖巧多了。
  怔怔地看著林煒明,楊樂多的雙眼困惑起來了,那像是要失去什麼的莫名恐慌及難受慢慢地占據了她的心頭。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離開KTV,賀仲曜抬頭望著明亮的藍天,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這樣算失戀嗎?戀情連開始萌芽的機會都沒有,就枯萎了……失戀嗎?應該不是,只是他單方面的明戀吧!
  如果,如果那是她的選擇,他會好好地祝福她。
  走過一個巷口,他來到停車格,從口袋裡掏出機車鑰匙,打開車廂拿出安全帽,坐上機車,抿著薄唇。
  胸口像是被狠狠地撕扯開來……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心痛的感覺是嗎?
  〝賀仲曜!〞
  聽見熟悉的女嗓喊著自己的名字,他猛然回頭,呼吸一窒,離開機車坐墊,挺著修長的身子,盯著她朝自己小跑步而來,最後淚眼矇矓地張手環抱住自己。
  〝嗯……怎麼了?他欺負妳嗎?我去找他算帳,怎麼可以欺負自己的女人?〞他苦澀地揚起微笑,她是別人的,但他還是捨不得她受任何一丁點委屈。
  〝別走……嗚……別丟下我……〞她抽抽噎噎地哭著,二只小手用力地揪著他的外套,生怕他會推開她。
  當見不到他的身影,當發現自己的心裡頭裝的早已經不是林煒明,而全部是他的笑臉時,才明白原來自己的心已經給了他。
  林煒明只是自己過去的一個幻想,不會再是現在或者未來的愛戀,她看得清楚了。
  賀仲曜心底五味雜陳,他是丟不下她,但,她的情人能夠接受嗎?於是他輕輕地嘆著氣說〝別這樣……我不想讓妳跟他不愉快……〞
  〝沒有他……我……我把禮物…退回給他……我不喜歡他……〞
  〝那……意思是……?〞男孩問得小心翼翼,他不敢讓自己有太多遐想的空間,免得失落越大。
  害羞地將臉蛋埋在他的胸膛蹭了蹭,她連頭都不敢抬,悶著略啞的嗓音說〝我喜歡你……你不是說今天要追到我……〞
  那四個字真真實實地驚愕到賀仲曜,愣了一下,才急急地勾起她的小臉,要求〝再說一次。〞
  〝我……我願意當你的女朋友……〞女孩的水眸飄向別處,不敢直視他,臉頰紅潤得像顆蘋果一般。
  〝真的?真的!OH  HO~~~〞他瞬間興奮地歡呼一聲,不敢相信他真的將她給追到手,雙手緊緊地將她給抱緊,〝養樂多,我好高興!〞
  被他擁抱著雖然真讓她羞澀,但感覺非常安心,先前的不安及恐懼消逝無蹤,她任由他環著,還能聽見他的心跳聲。
  這時,賀仲曜的手機響起,他一接聽,對方馬上砲聲連連〝喂!搞什麼鬼啊?你跟養樂多去哪?該不會去打砲吧?怎麼跑得不見人影?〞
  〝去你的打砲,嘴巴乾淨一點,我跟她現在要回去包廂了啦!〞他邊回覆甲班班長,將安全帽再度放回車廂,鎖好機車後,牽著她的手走回KTV。
  低頭看著被他牽著的手,楊樂多甜甜地笑著,反過手與他十指交扣。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一群人唱完KTV後,又繼續續攤,殺去夜市吃飯,吃冰品,逛街,玩遊戲機。
  狂歡到九點,才各自解散,幾個單身男女同學還相約繼續去夜店玩,而賀仲曜則騎車載楊樂多回家。
  當機車騎經過突然在半路轉進一條無人安靜的小巷停下來時,她不解地東張西望,疑問著他要做什麼,就見他摘下安全帽,對著後照鏡撥了撥頭髮,然後轉身。
  〝很重要,怎麼了?〞她眨眨大眼,有些緊張地舔了舔粉唇。
  〝我想親妳,可以嗎?〞他的目光落在她那一小截軟舌,感覺到口乾舌燥,雖然他幾度很想要直接親上去,但還是努力地壓抑自己的情緒,不想嚇到她,可是,現在他真的真的很想要吻她。
  男孩的一句話讓她的小臉紅透,心兒噗通噗通地跳得厲害,輕輕地點下頭。
  得到肯允後的賀仲曜立即衝動地將她給擁入懷中,低頭封住她的軟嫩小嘴,唇舌吸吮著她的紅唇,甚至將舌尖探入她的口中,感受嘴中的軟度。
  〝嗯……哈……〞楊樂多沒這麼被狂烈的吻過,她跟林煒明的親吻都是淺淺淡淡的,因此,當他的純男性氣息灌入肺葉時,她熱得發暈了,小手下意識地環上他的頸子。
  懷中的女孩太過於甜美,讓他忍不住深深吻著,不停地與她纏綿著,直到她快無法呼吸時,才離開她的小嘴。
  跨間的小兄弟真是脹得厲害,但他不敢輕舉妄動,他答應過楊媽媽未成年前不會出手的,所以只能抱著她,用力地深呼吸,平靜下體內的躁動。
  〝養樂多。〞
  〝嗯?〞
  〝我是以結婚為前提跟跟妳交往的,我會好好愛妳的,所以,所以妳…妳不能再去找別人了。〞
  聞言,楊樂多輕笑出聲,回答〝不會找別人,就等著你……等著你娶我喔。〞,說著,心間都發燙,感覺他將自己擁得更牢,她知道他絕對會好好守護她們的愛情,所以,她願意放手一搏,將自己的青春交到他手中。
  〝好,妳跑不掉了,注定要當我老婆了!〞他說完,又低頭吻上她的小嘴,再次品嘗她的甜美。
  在這夜深靜謐的巷道中,微暗的路燈下,星月見證他們的承諾,這一生,他們的愛戀就在彼此身上,再也轉不開了。
  〈全文完〉
  我是簡體文!!!!!!!!!!!!!!
  八月二日。
  这天街道上的空气充斥着淡淡的浪漫气息,花店门口摆着大把大把的花束,招牌写着为你打造七夕情人节美丽花束的广告词。
  而在KTV大门口,聚着一群少男少女,基本上是二年甲班班长发起的活动,但可以携伴,因为情人节嘛,至于单身的也不用太难过,跟同学一起过节也是好,有人陪,因此有的是其他班级的人来参加。
  贺仲曜跟甲班班长交情好,当然受邀出席,他里头穿着白色T桖,外头套了件牛仔夹克,下半身穿着牛仔裤,颈子带着一条银色牌炼,看起来帅气有型。
  从不远处步行到KTV时,他早就见到那个喜欢的女孩在一群女孩中显得特别不同,不像其他人穿着细肩带短热裤,她跟他一样穿着白色T桖,搭配牛仔吊带裤,露出大半截长腿,套着帆布鞋,看起来清新有活力,加上翘丽的马尾,像朵粉白小花般可爱。
  大伙们一见到贺仲曜出现,马上出言揶揄起绯闻中的男女主角。
  〝吼吼!情侣装!!晒恩爱!〞
  〝你们说好了对不对?!好奸诈啊!〞
  〝你们在一起了?什么时候啊?哇哇~今天要庆祝一番!〞
  杨乐多尴尬地瞧着男孩,她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刚好二个人都穿白色T桖,且都配上牛仔材质的布料,难道这一段时间下来,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
  瞧见她困窘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贺仲曜马上出声圆场〝我有探养乐多的口风啦,所以耍心机跟她穿得一样,看今天能不能把她追到手,请大家别吓跑她啊!〞,语毕,还朝她眨眨眼,然后勾着班代的肩膀往店内走去。
  一群人就这么跟在主办者后头,进入大型包厢,然后开始疯狂地吃吃喝喝,狂点歌曲。
  这时,男孩悄悄地挤到女孩身旁,笑嘻嘻地看着她略略害羞的小脸,道〝我们很有默契喔!〞
  〝啊,谁跟你有默契?只是刚好而已。〞杨乐多笑着,大眼睐了他一下,叉起一块炸鸡块,正想张嘴,下一秒就被他一口咬进口中,让她瞪大双眼,〝啊!你!〞
  〝唔…我没吃中餐……肚子饿嘛……〞他边嚼着,边回答她,神情可怜兮兮的,像是不给吃就是虐待小动物的样子。
  见他这般,她轻轻噘着粉唇,又叉了一块炸鸡块喂到他嘴中,道〝不吃正餐容易胃不好,以后别这样……如果没得吃,就来我家,我妈不介意请你一顿饭的。〞
  她知道他爸妈是上班族,所以放寒暑假时都放他一个人在家,给他零用钱吃饭,但有时他懒得出门,家里冰箱有啥就吃,如果没有,他就饿肚子,这种状况好似家常便饭一样。
  明白她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他心中感动着,回答〝嗯,那…….我有没有机会吃到妳煮的饭啊?〞
  〝给你一点好处,你就拿翘了啊?〞女孩抬手戳了戳他的脸颊,没有回应到底他能不能吃到她煮的饭,因为其实她也不太会煮饭,煮个泡面,煎个荷包蛋可以,但她没像妈妈那么厉害,可以煮四菜一汤。
  〝当然!〞贺仲曜的俊脸上写着理所当然的情绪。
  〝喂喂!很重要,你的歌来了啦!〞甲班班长对着正在把妹的好友吆喝一声,接着将麦克风抛过去给他。
  准确地接下麦克风,男孩低声对着女孩道〝看我耍帅嘿!记得要尖叫!〞,不意外看见她抛给他一个受不瞭的眼神,然后他耸耸肩,站上舞台,演唱起林俊杰「真材实料的我」,还模仿着MV的舞蹈动作,引起同学们大声喧嚣着。
  那帅气,那自信,那灿笑,让他看起来有如偶像明星般耀眼。
  正当歌曲接近尾声时,杨乐多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掏出来一看,是林炜明,她的前男友……
  心跳漏了一拍,她连忙接起来,并且站起身,走出包厢外。
  〝嗨,小多多,可以讲电话吗?〞
  〝嗯……可以。〞她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大力,小多多,那是他对她的昵称。
  〝我知道妳在KTV,几号包厢?〞林炜明进入店家,边走着寻找甲班包厢的地点。
  〝呃……XXX号。〞
  〝喔~我看到妳了。〞他一转过转角,便见到站在走廊尽头的女孩,于是阖上手机,快步地走过去。
  抬起大眼,望着初恋情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定住在自己面前,杨乐多的视线变得有点模糊,有股酸涩感冲上心头。
  一见到她红了眼眶,林炜明不假思索地抬手将她眼角的泪珠给抹去,语带抱歉地说〝小多多……那时是我不好,没想清楚,而这三个月来我想很多,才发现妳的好,所以,我回来了。〞
  他说着,将手中的高级巧克力捧到她面前,〝小多多,收下它,好吗?别拒绝我。〞
  垂眸看着那个精致的盒子,那是他曾经答应过她,在今天的七夕情人节会专程去买来送给她的礼物,再抬眼看他,他斯文的面容写着恳求,那物品朝自己的方向递得更近。
  脑中带着些迷茫,但心中却仍有那么点渴望。
  这是她的初恋情人啊!谁不都想保有最初的美好?她也想拥有这份美好,而且…而且…面对他的诚恳,她说不出拒绝的话语。
  鬼使神差间,她的手已经接下那只高贵的纸盒,煞那间,她见到他漾开了笑容,余光却瞥见不知何时站在那处的贺仲曜,静静地看着他们。
  林炜明察觉到女孩的表情一僵,他转眸就见那个传闻中追着她跑的男孩,可他没在担心,因为他在校成绩可是一等一的好,而且会拉小提琴,跟他比,贺仲曜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懂的大老粗,顶多篮球打得比他好而已。
  眼中闪过精明,他假装没见到贺仲曜,募地低下头吻上杨乐多的粉唇,并将她给搂进自己的怀中,然后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转头,发出一声〝咦?〞
  〝抱歉…打扰到妳们,我打电话。〞贺仲曜礼貌地笑了笑,转身,低头拿起手机,往走廊另方走去。
  她想出声叫住他,却被林炜明轻柔地扳过小脸,她听见眼前曾抛弃她的男孩说〝小多多,我很高兴妳重新接受我,我会更加珍惜妳的。〞
  当初会跟她分手,是因为她不愿意为他献出自己,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轻易地被另个妖娆的女孩给吸引,才会想跟她分手,然而分手后,他才看见她的温柔,她的体贴,跟那个任性的女孩相比,她实在乖巧多了。
  怔怔地看着林炜明,杨乐多的双眼困惑起来了,那像是要失去什么的莫名恐慌及难受慢慢地占据了她的心头。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离开KTV,贺仲曜抬头望着明亮的蓝天,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这样算失恋吗?恋情连开始萌芽的机会都没有,就枯萎了……失恋吗?应该不是,只是他单方面的明恋吧!
  如果,如果那是她的选择,他会好好地祝福她。
  走过一个巷口,他来到停车格,从口袋里掏出机车钥匙,打开车厢拿出安全帽,坐上机车,抿着薄唇。
  胸口像是被狠狠地撕扯开来……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心痛的感觉是吗?
  〝贺仲曜!〞
  听见熟悉的女嗓喊着自己的名字,他猛然回头,呼吸一窒,离开机车坐垫,挺着修长的身子,盯着她朝自己小跑步而来,最后泪眼蒙眬地张手环抱住自己。
  〝嗯……怎么了?他欺负妳吗?我去找他算账,怎么可以欺负自己的女人?〞他苦涩地扬起微笑,她是别人的,但他还是舍不得她受任何一丁点委屈。
  〝别走……呜……别丢下我……〞她抽抽噎噎地哭着,二只小手用力地揪着他的外套,生怕他会推开她。
  当见不到他的身影,当发现自己的心里头装的早已经不是林炜明,而全部是他的笑脸时,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心已经给了他。
  林炜明只是自己过去的一个幻想,不会再是现在或者未来的爱恋,她看得清楚了。
  贺仲曜心底五味杂陈,他是丢不下她,但,她的情人能够接受吗?于是他轻轻地叹着气说〝别这样……我不想让妳跟他不愉快……〞
  〝没有他……我……我把礼物…退回给他……我不喜欢他……〞
  〝那……意思是……?〞男孩问得小心翼翼,他不敢让自己有太多遐想的空间,免得失落越大。
  害羞地将脸蛋埋在他的胸膛蹭了蹭,她连头都不敢抬,闷着略哑的嗓音说〝我喜欢你……你不是说今天要追到我……〞
  那四个字真真实实地惊愕到贺仲曜,愣了一下,才急急地勾起她的小脸,要求〝再说一次。〞
  〝我……我愿意当你的女朋友……〞女孩的水眸飘向别处,不敢直视他,脸颊红润得像颗苹果一般。
  〝真的?真的!OH  HO~~~〞他瞬间兴奋地欢呼一声,不敢相信他真的将她给追到手,双手紧紧地将她给抱紧,〝养乐多,我好高兴!〞
  被他拥抱着虽然真让她羞涩,但感觉非常安心,先前的不安及恐惧消逝无踪,她任由他环着,还能听见他的心跳声。
  这时,贺仲曜的手机响起,他一接听,对方马上炮声连连〝喂!搞什么鬼啊?你跟养乐多去哪?该不会去打炮吧?怎么跑得不见人影?〞
  〝去你的打炮,嘴巴干净一点,我跟她现在要回去包厢了啦!〞他边回复甲班班长,将安全帽再度放回车厢,锁好机车后,牵着她的手走回KTV。
  低头看着被他牵着的手,杨乐多甜甜地笑着,反过手与他十指交扣。
  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gt;
  一群人唱完KTV后,又继续续摊,杀去夜市吃饭,吃冰品,逛街,玩游戏机。
  狂欢到九点,才各自解散,几个单身男女同学还相约继续去夜店玩,而贺仲曜则骑车载杨乐多回家。
  当机车骑经过突然在半路转进一条无人安静的小巷停下来时,她不解地东张西望,疑问着他要做什么,就见他摘下安全帽,对着后照镜拨了拨头发,然后转身。
  〝很重要,怎么了?〞她眨眨大眼,有些紧张地舔了舔粉唇。
  〝我想亲妳,可以吗?〞他的目光落在她那一小截软舌,感觉到口干舌燥,虽然他几度很想要直接亲上去,但还是努力地压抑自己的情绪,不想吓到她,可是,现在他真的真的很想要吻她。
  男孩的一句话让她的小脸红透,心儿噗通噗通地跳得厉害,轻轻地点下头。
  得到肯允后的贺仲曜立即冲动地将她给拥入怀中,低头封住她的软嫩小嘴,唇舌吸吮着她的红唇,甚至将舌尖探入她的口中,感受嘴中的软度。
  〝嗯……哈……〞杨乐多没这么被狂烈的吻过,她跟林炜明的亲吻都是浅浅淡淡的,因此,当他的纯男性气息灌入肺叶时,她热得发晕了,小手下意识地环上他的颈子。
  怀中的女孩太过于甜美,让他忍不住深深吻着,不停地与她缠绵着,直到她快无法呼吸时,才离开她的小嘴。
  跨间的小兄弟真是胀得厉害,但他不敢轻举妄动,他答应过杨妈妈未成年前不会出手的,所以只能抱着她,用力地深呼吸,平静下体内的躁动。
  〝养乐多。〞
  〝嗯?〞
  〝我是以结婚为前提跟跟妳交往的,我会好好爱妳的,所以,所以妳…妳不能再去找别人了。〞
  闻言,杨乐多轻笑出声,回答〝不会找别人,就等着你……等着你娶我喔。〞,说着,心间都发烫,感觉他将自己拥得更牢,她知道他绝对会好好守护她们的爱情,所以,她愿意放手一搏,将自己的青春交到他手中。
  〝好,妳跑不掉了,注定要当我老婆了!〞他说完,又低头吻上她的小嘴,再次品尝她的甜美。
  在这夜深静谧的巷道中,微暗的路灯下,星月见证他们的承诺,这一生,他们的爱恋就在彼此身上,再也转不开了。
  〈全文完〉
  作家的話:
  這是我寫過最清水的文章了@@
  原本連親吻的橋段都沒有......
  但想想,還是給大家一個甜蜜好了~所以就親親囉XD
  至於接下來的劇情發展~大家自己補腦囉XDDD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